[转]图文:你家孩子开始自觉背古诗词了吗?

少先队辅导员工作用书用品征订

[转]图文:你家孩子开始自觉背古诗词了吗?

楚天金报讯 图为: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总冠军武亦姝

本报记者任宝华刘瑛

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纯真质朴,到“路漫漫其修远兮”的上下求索;
从“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的雄心壮志,到“心远地自偏”的隐士风流;
从“黄河之水天上来”的盛唐气象,到“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婉约缠绵……

春意正近,见到秀丽春景,如果只会说“太美了”,就太单调啦——2017年春节之际,《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在央视一套、十套回归,在奉上一场精彩文化盛宴的同时,也掀起了一股“诗词热”。令不少观众欣喜的是:自家孩子开始自觉背古诗词了!

从《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到《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诗词大会》,以及不久前开播的《见字如面》,这些电视节目莫不都是在带领观众找寻传统文化的情怀与美感,青少年选手挑大梁的竞技形态,将古人的情怀与今人的情感紧密联系。如观众所说:“电视节目勾起了大家对诗词的感情,语文绝不是工具。”

昨晚,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收官,“00后美少女”武亦姝夺冠,20岁的湖北选手张淼淼也以超强诗词储备和火辣的个性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针对这股“诗词热”,本报记者采访了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节目组、热门选手以及湖北的诗词学者。今天我们该如何学习古诗词?这其实是节目抛出的最大思考题。

重拾诗词之趣

“飞花令”让人叹为观止

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自1月29日开播,连战10天至2月7日。入选节目的诗词从《诗经》开始,全面涵盖了楚辞、汉魏六朝诗,唐宋诗词、明清诗词,并一直延续到当代的毛泽东诗词,时间跨度达数千年。

除延续上一季的“击败体”和上场选手“内循环”外,本季节目增设的“一对一”对抗的“飞花令”,成为最大的环节亮点。“飞花令”本是古人行酒令时的一个文字游戏,得名于唐代诗人韩翃的名句“春城无处不飞花”。行“飞花令”时,在诗句中第几个字为“花”即按一定顺序列次由第几个人喝酒。

一番巧妙幻化之后,节目为每场比赛设置一个关键字,不再仅用“花”字,而是增加了“云”、“春”、“月”、“夜”等诗词中的高频字,在场上选手完成答题后,由选手得分最高者和百人团答题成绩的第一名,来到舞台中间,轮流背诵含有关键字的诗句,获胜者直战擂主。“飞花令”是高手之间的对抗,挑战者必须在极短时间内完整说出一联诗句,这不仅考察选手的诗词储备,更是临场反应和心理素质的较量,这一环节因极高的竞赛感和观赏性,获得了极高关注。

主持人董卿说:“诗词是一种情怀,现在生活节奏变快,很多东西被我们忽略或遗忘,但古诗词却一直浸淫在我们的血脉里。我丝毫没觉得《中国诗词大会》是一场竞赛,而是始终沉浸在一种狂欢的氛围里。”

厉害了90后们

湖北选手张淼淼冲进总决赛

在这档充满了古典和诗意情怀的节目中,十场大赛的擂主全部都是年轻人。这些仿佛从古代走出来的现代学霸,轮番成为春节期间热议的焦点。

毕业于北大中文系的彭敏,曾经斩获过2015年汉字听写大赛总冠军、2016年CCTV《中国成语大会》总冠军;北京大学理工科博士生陈更,去年参加过第一季《中国诗词大会》,就被观众称赞为“从函数定理的北大理工女博士到风花雪月的诗词女神”;于昨晚一举斩获总冠军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学的16岁高一女生武亦姝,诗词量2000首,答题气定神闲,被网友称“满足了自己对古代才女的所有想象。”

值得关注的是,舞台上有一名来自湖北的选手张淼淼。这位2014年毕业于华师一附中的姑娘,现在是北京师范大学大三的学生。身着汉服的她一出场,著名文化学者蒙曼说:“仿佛红楼梦里面的薛宝钗走出来了……”比赛中,她表现出的诗词储备、典故积累和应变能力都十分出色,以超常的发挥冲出百人团,争夺擂主,同时以出色表现进入昨晚的总决赛,表现优异。

不为人知的是,张淼淼高中时是个纯理科生,常常泡在图书馆看一些文史哲方面的书籍,尤其对古代文学特别有兴趣。和大多数人一样,她从三四岁就开始接触古诗,初中开始品读《红楼梦》,并大量接触古典文学,不光是诗词歌赋,对各种典故、文学常识也非常了解,这就使得她在学习诗词的时候,更能深入感受意境、理解内涵。也正是出于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她成了一位执著的汉服爱好者。

在分享学习诗词的技巧时,选手们都认为“飞花令”提供了不错的思路,“这就像组词一样,以花为例,可以从类别去展开:桃花,杏花,梅花,雪花……也可以从颜色展开联想,然后串联起各种长句。这算是学习和记忆的小技巧。”

节目意义何在

不是再掀喧哗,是回归正文

这样一档节目,仅是比拼诗词储备吗?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节目组工作人员告诉金报记者:“作为一档竞赛类电视节目,人是最重要的主角,参加《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的选手,是一百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普通人,他们不分年龄、民族、学历与职业,上至七旬老人,下至七岁儿童,既有大学教师,也有普通农民,还有在中国学习、工作的外国人。他们共同拥有热爱诗词的心,却包含了世间的人生百态。在这个绚丽的舞台上,我们不仅品诗词之美,更重要的是倾听他们的诗意人生。”

我们今天总说,诗歌是一种抒情的文学形式,在节目评委康震看来,这种说法其实是不全面的。无论古今,诗歌最主要的作用是“抒情达意”,拆开来说,就是“感情作用”和“社会作用”,今天我们用纯文学的眼光来看待诗歌,更强调的是诗歌的感情作用。

谈及《中国诗词大会》对于重新推动古典诗歌的普及能够起到什么样的积极作用,康震说:“我希望它能够掀起人们对于古典诗词的再次关注,并且藉此来寻找在民众当中对古典诗词热爱的群体,把他们发掘出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而通过《中国诗词大会》的热播,我们也确实看到了,古典诗词非但没有在历史的演进过程当中湮没,反而潜在地拥有许多拥趸。中国古典诗词始终在扮演着记录历史、记录情感的重要角色,它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它从来就没有狂热过,也没有冷寂过,它始终以常态的方式存在着。而现在呢,《中国诗词大会》不是再次地掀起了喧哗,而是回归了正文。”

虽然节目热度如此之高,但是本报记者在采访时,选手们表示:“同龄人中真正在研读古典诗词的并不多,更多爱好文学的人更偏好现代文学以及西方文学,节目热度如此之高,大概是唤起大众重新审视古典之美吧!”

如何学古诗词

网络时代,用好碎片时间

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在武汉同样火热,有观众欣喜道,孩子看完节目后开始自觉地背古诗词了。在专家看来,这种文化唤起不仅是关于孩子,更是关于所有年轻一代的。

“好诗都是音韵和谐,字句铿锵,是语言的精粹。”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教研室教授、古代文学学科组组长戴建业说,读诗书使人灵秀,“学习古诗词不仅能使人灵秀,还能让人脱离庸俗和低级趣味,谈吐变得更文明和高雅。”戴建业建议年轻人放下手机,拿起纸质书去读一读古诗词,“不但有利于陶冶情操,更能增长知识,开拓视野”。

中华诗词学会理事、湖北省中华诗词学会秘书长,湖北日报高级记者巴晓芳认为:“《中国诗词大会》的走红,是大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亲近,更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文化自信。”

近年来,人们对古诗词的兴趣也日益浓厚,除了《中国诗词大会》这类节目的正确引导之外,网络上各类诗歌小组、诗歌公共阅读号的兴起,打破了诗歌爱好者固有的小圈子,一些移动互联网诗歌平台拥有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订阅量。巴晓芳表示,网络时代年轻人学习古诗词的方法和途径也越来越多,古诗词更是通过碎片时间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里。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诗词其实从来没有走远。在武汉洪山广场地铁站,更是连续举办了五届公共空间诗歌活动,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武汉从2012年至今,在武汉地铁1、2、3、4、6号线共展示了来自中外765位优秀诗人的1025首诗歌,共征用了3715块公益广告牌,举办了五场迎新朗诵会。“地铁公共空间诗歌让武汉成为诗意江城。”一位乘客告诉记者。

发布日期:2017年02月08日  所属分类:各地队讯
标签:

相关文章: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少先队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