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上海:给足每个孩子“队课幸福感”

avatar
avatar
少先队室
1191
文章
64
评论
2014 年 11 月 26 日21:23:07 评论 2799字阅读9分19秒

原标题:上海:给足每个孩子“队课幸福感”

本报记者 王烨捷 周凯 《 中国青年报 》( 2014年11月24日 01 版)

上课“幸福感”这件事,可大可小,尤其到了通常被认为“可有可无”的课程上,“幸福感”几乎从不被提及。但在上海,一大批专职从事少先队活动课研究的老师,近年开始注意到少先队活动课的专业性、幸福感等问题——他们希望,每周一节的少先队活动课,能给足每个孩子“幸福感”。

这种“进步”,源自2012年9月教育部颁发的《关于加强中小学少先队活动的通知》。这份通知要求,把少先队活动作为国家规定的必修课,在小学1年级至初中2年级每周安排一个课时。这条“新规”,曾一度成为全国教育界热议的话题,因为谁也不知道,新设的“少先队活动课”与以往的班队会、社会实践、社团活动等有什么不同。

从2012年至今,上海这座在全国率先实现教育均衡化的城市,一方面力推少先队活动课100%排进中小学校的课表,另一方面又试图通过各种科学的标准化手段提升这节过去“谁也没上过、谁也不会上”的课程质量。

来自上海市少工委方面的消息称,市少工委连续两年联合教育部门督导、抽查基层中小学对少先队活动课的执行情况。结果显示,2013年课表合格率为89%,2014年为91%。

缺乏吸引力的活动课,没劲

11月18日,在上海闸北区第一中心小学的少先队活动室,中队辅导员刘珏正上一门名叫《你好!勇敢!》的少先队队课。孩子们玩得很欢,有《海底总动员》电影片段看,还能在教室里因“勇敢地”戳破气球获得小鼓励,他们争相发言告诉老师,自己是多么“勇敢”。

这堂生动的队课,在外行看来,不过是活泼些、多媒体手段多用一些,但在少先队活动课内行老师看来,非常不易。

闸北区少先队教研员刘民说,其中的“看点”在于:第一,上课老师不是专职的大队辅导员,而是身兼其他课程教学任务的中队辅导员;第二,少先队队课是少先队活动课里最难上的一类课(其他还包括队务实践课、队员自主课和主题队会课),队课的主要任务其实是教孩子们队章,本身很枯燥,而刘珏这次上的又是队课里最枯燥的章节,“少先队员作风”课,作风包括诚实、勇敢、团结、活泼4个方面。

刘珏这堂课,给三年级队员们创造的“幸福感”得来不易。

闸北区少工委主任俞峰说,自2012年教育部新规出台至今,把“少先队活动课”排进课表已不是什么大问题,如今面临的新问题是,如何调动最广大中队辅导员的积极性,让他们真正心甘情愿、“心有余且力也足”地上好这门课,“中队辅导员都有自己的专业课,他们不是专业上活动课的,如何提高他们的教研水平?”

普陀区武宁路小学德育教导邓俊就见过语文老师上少先队辅导课的例子,“上着上着,就开始不自觉地朝语文课方向靠拢,结果越上越像语文课了。”

刘民也认为,少先队活动课不应只是停留在“保证时间”上,而更应该聚焦在这一个课时的质量上,“给学生35分钟的幸福感,给老师35分钟的成就感”。

来之不易的“一周一节课”

几乎所有参与推进“一周一节少先队活动课”的人,都感受到了最近两年来的巨变。

就在几天前,市少工委检查各区县“队活动课进课表”的情况时,普陀区少先队总辅导员徐蓓娜还自豪地告诉对方,今年普陀进课表的达标率已达到99%,只有一所体育特色学校和一所音乐特色学校没能达标。这一数字,在去年同期,只有40%。

团嘉定区委少年部部长樊玉燕切身体会到推进这项工作的不易。她告诉记者,过去有不少学校的校长并不愿意及时把少先队活动课纳入课表中,能拖则拖,但到了今年,通过好几轮的抽查暗访并公布结果,校长们已经完全接纳了这一做法。

实际上,大多数校长在“新规”出台早期,并不是不让上“少先队活动课”,他们更多地是把实践课、社团课、活动课等内容划归到新设的“少先队活动课”中。也就是说,少先队活动课被上成了一门“灵活课”,也可以教些“别的东西”。

闸北区第一中心小学校长徐静道出了“校长不配合”的缘由,“我们会考虑,为什么要把一节课放出来上少先队活动课?这门课上了以后,能给学生、给学校办学特色带去什么帮助?”

徐静说,按照教育部规定,小学低年级一周课时总量为32个课时,高年级34节课。这些课程中,有三分之二是国家规定必上的课,另有三分之一课时学校可以根据自己的办学特色来设置课程。

校长,是学校课程的最主要设计者。“我会考虑,比如我们还有快乐班会课、冲刺300分等课程,也很有特色、受到学生喜爱,我为什么要把这宝贵的一个课时拿出来?”徐静坦言,自己在早期虽然将少先队活动课排入课表,但实际这门课是“整合了”实践、社团等内容,并未单列。

但从今年开始,少先队活动课被真正单列了出来。徐静说,过去由于在课程标准方面还存在顾虑,因此没敢“单列”。现在,这种情况正在改变。

少先队创新靠什么

如今,在上海,围绕着“少先队活动课”这一议题,更为细致的课程标准和落实举措正在或将要成为现实。这将对全国的少先队活动课的开展产生影响。

在少先队活动课课程标准方面,全国少工委曾在2013年2月发布《关于推进少先队活动课程建设的通知》,并推出具有课程标准性质的《少先队活动课程指导纲要(试行)》。在此纲要基础上,上海市少工委还根据本地特点制定了《上海市少先队活动课分年级活动建议》,内容包括章程学习、美德塑造、集体建设、仪式教育、信仰萌芽、民主参与、人文培育、社会实践、成长导向等若干模块。

细致的规定,给中小学校的校长吃了一颗定心丸。今年年初,市少工委组建专家观摩团赴全市17个区县互观互检、观摩交流,评选出70节“少年儿童喜欢的少先队活动课”,并将这些课程做成《2013年上海优秀少先队活动课案例汇编》和光盘打包给全市各中小学。

上海市少先队总辅导员赵国强说,除了课程标准建设外,还有一些“配套措施”必不可少。

比如在华东师范大学开设“少年儿童组织与思想意识教育”这个硕士学位专业学科,从源头上培养专业的辅导员。为确保培养出的辅导员今后确实从事少先队工作,该专业仅开放“在职攻读”,目前已有17名大队辅导员就读。
再比如,上海的辅导员有了一个专门的“少先队辅导员”专门职称序列。在职业发展方面,他们不必再艰难地与校长、教导主任们竞争德育序列职称,而是可以拥有自己的职称。这一职称序列实行两年来,已有20名大队辅导员获得“少先队辅导员”中学高级教师职称,而上海的大队辅导员只有1500人。

上海还建立了17个辅导员带头人工作室,从制度层面确定“导师带徒”的存在及可延续性,每个工作室每年会有来自市级财政、区级财政的经费支持;还有教育督导制度,少先队活动课有专业人士负责定期督导,不定期抽查。

一本名为《上海少先队研究》的刊物,也在出版29年后,在第30年获得正式刊号,解决了长期困扰少年队的“科研兴队”问题。过去,老师们在上述杂志上发表文章,并不计入职称评定发表文章的序列。

“有人会说,上海的模式不可复制。但我要说,你得静下心来细细看,少先队工作都是一步一步创新出来的。”赵国强说。

  • 冬瓜哥哥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少先队室
  • 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开展常态化的少先队中队活动的策略初探 科研管理

开展常态化的少先队中队活动的策略初探

【内容摘要】笔者旨在通过本文,倡导“开展常态化的少先队中队活动。在实践践研究中,笔者摸索出了开展此类活动的六大策略,分别是:一、在学校、社会活动的大背景下开展常态化的少先队中队活动;二、借助家庭、学校...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